《夜行書生》(韓語:밤을 걷는 선비)為韓國MBC自2015年7月8日起播出的水木連續劇,由李準基、沈昌珉、李洙赫、李侑菲及金昭誾主演,《擁抱太陽的月亮》、《奇皇后》導演李成俊與《咖啡王子一號店》、《天堂牧場》編劇張賢珠攜手合作,改編自趙珠熙作家的同名漫畫作品,以擁有耀眼的性感美的「吸血鬼書生」金聖烈(李準基 飾)為主人公,通過「吸血鬼」這一饒有興味的主題展開的驚悚魔幻劇。

劇情講述朝鮮時代的一個貴族家庭因為被誣陷有謀反意圖而家道中落,導致女兒必須女扮男裝,外出販賣書籍,並與外貌優越的書生戀愛,捲入善惡兩派吸血鬼戰爭的故事。

夜行書生

 

【劇名】:夜行書生
【播送】:韓國MBC
【類型】:MBC水木劇
【首播】:2015年07月08日
【時間】:每週三四晚間各播放一集
【接檔】:心情好又暖
【導演】:李成俊《擁抱太陽的月亮》、《奇皇后》
【編劇】:張賢珠《咖啡王子一號店》
【主演】:李準基、李侑菲、沈昌珉、李洙赫、金昭誾
【集數】:20集
【官網】:http://www.imbc.com/broad/tv/drama/sunbi/index.html
【簡介】:以朝鮮時代吸血鬼為素材充滿浪漫氣息的作品,主要講述了女主人公在女扮男裝獨自流浪時,與真正身份是吸血鬼的神秘書生相識並捲入到善惡兩派吸血鬼戰爭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6集
金聖烈找尋獨臂書販的下落時候,來到一個破屋,悄悄看裡面情況,金聖烈意外發現了李允在裡面。看到了金聖烈跟盧鶴永,獨臂書販在裡面。李允回去時四處看了以後才進入。金聖烈小心跟踪。走到一個屋子內部看到書櫃。金聖烈打開書櫃,找到了暗隔。金聖烈推開。李允換裝完成後準備外出。金聖烈進入剛好李允離開。李允跟侍從準備去見人,路上趙楊仙看到他後悄悄叫哥,李允轉身看是趙楊仙用扇子遮臉悄悄叫他,於是李允笑了。侍從表示他們還要準備去見個人的。李允跟侍從表示讓他去改時間就好。他現在有事。於是李允走到趙楊仙面前,趙楊仙幫李允寫信給朋友鎮兒,李允看著趙楊仙希望她可以好好的活著,好好的吃東西。但是告訴趙楊仙的是希望鎮兒趕快回來。崔慧玲在自己庭院煩悶著。崔慧玲的父親責備崔慧玲不會做事。金聖烈晚上告訴浩振,自己查到了淫亂書生是世孫李允。浩振很驚訝。兩人說完出來,金聖烈準備回房間的時候,看到了趙楊仙從金聖烈房間出來,看到他們也沒說話的離開了。浩振覺得趙楊仙很奇怪。金聖烈回屋看到趙楊仙留言。原來趙楊仙給金聖烈弄來了一盞油燈,希望金聖烈保重。金聖烈打開桌上包裹著的油燈。趙楊仙的父親晚上挖開一處,翻開裡面,原來是貞顯世子備忘錄。趙楊仙的父親還拿著屬於鎮兒的筆盒。趙楊仙父親跟去世的聖上說,他會守護好趙楊仙跟貞顯世子備忘錄的。李允跟手下人吩咐要讓顯祖來跟他見面,因為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於是顯祖被帶到,看到了李允的秘道。顯祖進入內部,李允的官員跟顯祖表明了一切。告訴顯祖,李允就是淫亂書生,也是他發的壁書說宮中有吸血鬼的。希望顯祖給以協助對付吸血鬼。顯祖得知現在的局面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身邊丞子都希望顯祖給予幫助。趙楊仙晚上在路上走著,白毛鬼也在路上裝作普通行人,尋找著跟那個香氣,準備殺了那個香氣的人。趙楊仙跟白毛鬼擦身而過,白毛鬼感覺到那個味道很熟悉,正轉身要去找這個人的時候人不見了。白毛鬼意識到自己為何總找不到趙楊仙,原來是因為金聖烈利用山楂木的香氣掩蓋了。白毛鬼拿出趙楊仙落在他手上的布袋,再次聞了味道去尋找。趙楊仙走著的時候,金聖烈出現,拉住趙楊仙進行躲避。兩人躲避到一個牆角處,趙楊仙看到金聖烈後,發現不是夢。白毛鬼叫著讓金聖烈不用躲了,他已經知道他用山楂木香氣掩蓋的事實了。趙楊仙剛要跟金聖烈說話的時候,金聖烈摀住他的嘴。原來金聖烈已經感應到一牆之隔的地方白毛鬼在。待白毛鬼離開後。金聖烈馬上跟趙楊仙表示她呆著這裡他去去就回。金聖烈出現在了白毛鬼面前,白毛鬼看到金聖烈很開心,金聖烈讓白毛鬼跟著自己來。兩人去到了森林,白毛鬼表示自己等他很久了,今晚要把他撕碎吃掉。於是兩人露出了吸血鬼本性開始對抗,但是金聖烈根本沒能力打贏白毛鬼。白毛鬼發現金聖烈太好對付了。白毛鬼覺得金聖烈怎麼就這點能力讓他很失望。白毛鬼拿出了趙楊仙的布袋,表示準備去追踪趙楊仙了。金聖烈看到後,迅速從白毛鬼手中搶奪過來。白毛鬼沒意識到。金聖烈也在搶奪的時候,頭髮散亂開了。金聖烈搶奪後,迅速的站在了白毛鬼身後。兩人繼續了打鬥。金聖烈在白毛鬼追踪的時候,來到了懸崖處,他將搶到的趙楊仙的布袋,遠遠的扔進了海裡。金聖烈其實已經無力了,在這場戰鬥中,金聖烈完全屬於下風。白毛鬼追來了。這時金聖烈蹲下身子,原來已經到了白天了,早上的日光照射來。白毛鬼見到陽光以後就不行了,陽光灼​​燒著他的皮膚。白毛鬼馬上遮住自己的臉,金聖烈站起來走近白毛鬼,拿出山楂木的刀,刺向了白毛鬼。白毛鬼的肩膀受傷,但是白毛鬼也不敢被刺,抓住金聖烈,並用金聖烈的手反刺了金聖烈的腹部。兩人都受傷了。金聖烈因為受傷太重而倒地。白毛鬼困在森林,但他也發現了金聖烈不會收到陽光的限制。趙楊仙在金聖烈住所等待浩振跟秀香的消息,結果他們沒有找到。秀香很生氣趙楊仙,要打趙楊仙,被浩振阻止了。浩振表示不能那樣。秀香作罷後,三人去到處找尋金聖烈的下落。浩振很著急,在森林裡各個角落找尋金聖烈。崔慧玲去見白毛鬼,但是很快出來。原來崔慧玲根本沒有見到白毛鬼。崔慧玲覺得很奇怪,白毛鬼白天盡然不在,到底會在哪裡呢。崔慧玲下人準備帶著崔慧玲回去。金聖烈來到森林裡。金聖烈受傷很重,金聖烈看到不遠處的房子,但是已經無力了,倒地。趙楊仙找到了金聖烈。趙楊仙馬上上前查看情況。趙楊仙跟金聖烈說要怎麼辦。金聖烈指了不遠處的那個房子,讓趙楊仙帶自己去到那裡躲避既可。趙楊仙聽從吩咐,扶起虛弱的金聖烈。金聖烈跟趙楊仙來到了屋子裡面。趙楊仙看到金聖烈傷得很嚴重,就表示讓金聖烈呆著,她去叫其他人來幫忙。金聖烈拉住她。金聖烈讓趙楊仙不要去了,讓趙楊仙趕快逃跑,趕快走就行了。趙楊仙聽後跟金聖烈表示,這種時候她怎麼能自己走。趙楊仙說著的時候,金聖烈因虛弱而無力的閉眼。趙楊仙摸著金聖烈的臉,看著金聖烈的情況,哭泣著,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第7集
趙楊仙去山上找草藥給金聖烈,摔傷了,取回搗碎敷在金聖烈的腹部傷口上。並取下自己的裹胸布給金聖烈傷口包紮住。趙楊仙看到了金聖烈的肩膀有傷口,好奇金聖烈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晚上有個男子下葬自己的父親,準備打開棺材看父親最後一眼,發現棺材裡的不是自己父親。白毛鬼在這個棺材裡。白毛鬼一把抓住他,咬住脖子吸血。秀香跟浩振看到已經晚上了,還沒找到金聖烈很是擔心會有事。金聖烈到了晚上還沒有反應。趙楊仙查看金聖烈的情況,身體冰冷,也沒有呼吸。趙楊仙覺得金聖烈死了,希望搖醒他。金聖烈的吸血鬼本性暴露,很想吸趙楊仙的血,但忍住了。金聖烈走出小屋,趙楊仙跟著他。金聖烈受傷走路很困難,趙楊仙想扶他但遭到拒絕。趙楊仙看著金聖烈依依不捨的離開。趙楊仙父親準備將貞顯世子備忘錄扔進火盆之時,他的妻子走了進來,他嚇得把書掉地上。他趕忙把筆盒和書包住藏起來。金聖烈吸血後恢復了,取下腰上包裹的布條。早上在村民那意外收到了淫亂書生給的銀兩。第二天有人對關於淫亂書生有關的一群人要抓走的時候。金聖烈告訴官員自己就是淫亂書生,將官兵打到。李允的屬下回報有人​​說自己是淫亂書生的事很驚訝。獨臂書販喝了湯,突然眼前出現了思童世子,獨臂書販贖罪的跪倒思童世子麵前。獨臂書販跟思童世子表示都怪自己害死了他。思童世子告訴他自己不怪他。金聖烈突然出現在獨臂書販身後,崔道甲被嚇到。李允屬下跟他匯報,崔道甲原本還在裡面吃東西的,結果後面就消失不見了。金聖烈將崔道甲帶回去,崔道甲摘下了蒙眼的布條,金聖烈走到他面前。金聖烈跟他說明自己就是金聖烈。金聖烈告訴崔道甲,自己就是貞顯世子備忘錄上記載的金聖烈。趙楊仙早上準備外出去見金聖烈。妹妹攔住不准她去。趙楊仙跟妹妹解釋,金聖烈因為她而受傷,所以她必須去看看是金聖烈現在怎麼樣了。妹妹問趙楊仙是不是仰慕金聖烈。趙楊仙疑問什麼意思。金聖烈跟浩振,秀香了解到自己以淫亂書生身份出現後大受好評。浩振看到金聖烈座位旁邊洗好的裹布,一看就是女孩用的。浩振好奇,事後跟秀香聊關於那個裹布的事情,覺得金聖烈不會是那天晚上…他猜想著的時候,秀香很不耐煩去聽。金聖烈拿著那塊裹布看著思考著。趙楊仙聽妹妹的吩咐換裝成女孩,覺得那樣就不會被發現了。妹妹告訴趙楊仙,只有這樣趙楊仙才不會被發現是書販趙楊仙的。趙楊仙問妹妹自己這個裝束可以嗎?妹妹表示可以。接著妹妹跟趙楊仙聊到關於金聖烈的事情,逗趙楊仙說金聖烈看到她會著迷。並伸手拉趙楊仙的衣帶,說金聖烈會被她這樣著迷的跟她親熱。趙楊仙覺得妹妹太鬧了。趙楊仙女裝出來后買了藥,準備去看金聖烈。看到牆上公告說要抓淫亂書生的事情。這時金聖烈也路過,趙楊仙馬上叫金聖烈,叫的時候看到崔慧玲出現在金聖烈眼前。崔慧玲看到金聖烈,想到了白毛鬼跟她說的,要她記住金聖烈的樣子。崔慧玲想到當時白毛鬼讓她只要見到這個男人就帶到她的面前就行。接著她又想到當時自己問白毛鬼的,如果把金聖烈帶來後是否會遵守約定,讓她成為王室的女人。白毛鬼表示可以的,只要她能帶來,他就會遵守約定讓她成為王室的女人。金聖烈聽到趙楊仙叫自己的。崔慧玲走了。金聖烈跟趙楊仙說讓她先回去。說完的金聖烈追去看崔慧玲。趙楊仙失落的拿著藥准備回家。這時李允跟盧鶴永走著看到了趙楊仙。盧鶴永驚訝,原來趙楊仙是女的。李允笑了準備去看趙楊仙。盧鶴永跟李允說現在時間緊,不能去了。李允笑著看著他。李允跟在趙楊仙身後,說著這位小弟,但是趙楊仙沒理。趙楊仙覺得很奇怪對方怎麼老追著跟她說話,於是轉身想打發對方,一看是李允,就叫哥啊(男稱)。李允說不應該是叫哥(女稱)。李允看到了趙楊仙的臉傷,問她怎麼弄的。趙楊仙說就是不小心弄的。趙楊仙看出李允內心不是很開心,並從他的面相分析後,知道他有事,但是表示沒事的,會解決的。李允聽了很開心。這時官兵又抓了一個書販,趙楊仙害怕的躲在李允的身後。官兵離開了,趙楊仙跟李允表示,淫亂書生的事情也不能這樣抓書販啊。而且趙楊仙覺得淫亂書生是個好人,她很喜歡淫亂書生說的以人為希望的世界,她覺得淫亂書生是個好人,她支持淫亂書生的理念。李允聽後很高興。金聖烈跟著崔慧玲一直到了她家。金聖烈跟著崔慧玲,崔慧玲停下腳步跟金聖烈說到,自己不是金聖烈要找的那個人,希望金聖烈離開。崔慧玲說完後跟自己的婢女回家了。金聖烈看著她進去後,看著這個房子。金聖烈覺得,難道是…李允召集了宮中信得過的大臣們,告訴了大家自己就是淫亂書生。李允跟這些大臣表示,現在民心都是向著淫亂書生的,希望他們可以幫忙對抗鬼。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貞顯世子備忘錄,裡面記錄了對抗鬼的秘籍。金聖烈跟踪到李允住所聽到這些對話。金聖烈回去跟浩振,秀香表示,他要保護世孫,就算拼上一切,甚至生命都要做到。

第8集
趙楊仙跟金聖烈表示自己已經明白他的心了,表示她只希望金聖烈手下她買給他的藥就行,不要求別的。但金聖烈態度依舊堅決,根本不接受。趙楊仙傷心的拿著藥離開。金聖烈希望從趙楊仙的父親口中得知貞顯世子備忘錄在哪裡,可是楊仙父親已是吸血鬼。金聖烈無奈只能拿出山楂木匕首殺了他。趙楊仙養父看到趙楊仙后拽回家裡。趙楊仙解釋。崔道甲給了李允書信,是囑咐他做事的弘館官員。原來當初金聖烈跟崔道甲說過,如果可以他準備保護世孫,並共同對抗鬼,只有他可以做。晚上皇宮運送被白毛鬼咬的屍體,結果準備扔出宮外的時候,發現已經變成稻草人了。金聖烈已把屍體運走,將被吸血的皇妃屍體留下,告訴浩振跟秀香葬了既可。白毛鬼得知世人看到了被吸血的屍體後大怒,責問顯祖跟官員。白毛鬼跟崔慧玲見面,讓崔慧玲快點行動,崔慧玲有些怕。金聖烈繼續將屍體送至不同的地方。趙楊仙養母跟女兒離開家。養母很討厭趙楊仙,因為她受連累那麼多年。金聖烈去到世孫聚所裡留下的拜託一起合作的書文。金聖烈帶著浩振。浩振裝扮成商人查看情況。李允吩咐屬下去行動,屬下擔心李允有事。金聖烈來到躲在李允寶座背後,金聖烈跟李允表示一起合作的意圖。但是李允不明白金聖烈是什麼情況。金聖烈表示自己就是那個當著世人面滴血給死去皇妃後復活變吸血鬼的人。李允邊問邊走近寶座,李允不明白金聖烈合作的意圖是什麼。金聖烈表示原因跟李允合作一起對抗白毛鬼,他們首先一起找到貞顯世子備忘錄既可。顯祖告訴李允,他已經找到淫亂書生的書販就是趙楊仙。並說現在他帶人去剿滅淫亂書生的聚所,並抓住跟淫亂書生有關的所有人。市集上李允的屬下裝扮的商人被殺。金聖烈趕到集市,崔道甲受傷來找到他們,用最後的氣跟趙楊仙及養父說要幫助世孫,並把自己身上給李允看過的書信給了趙楊仙。崔道甲說世孫是思童世子的孩子,世孫是淫亂書生。崔道甲未說完已氣絕。趙楊仙及養父被官兵抓走,金聖烈去到趙楊仙家,但是趙楊仙已被帶走。趙楊仙的養父不斷對著金聖烈求饒不要傷害趙楊仙,並對外求救。趙楊仙一直安撫養父,但是養父根本不聽。顯祖跟官兵來到關押的地方,發現地上有被打倒的官兵。於是戒備的靠近內部。金聖烈看情況不妙,趙楊仙也也覺得金聖烈該先走。顯祖等人進入監獄。顯祖看到趙楊仙養父怪異情況,一直求饒,覺得有問題。於是將趙楊仙等人轉移地方。金聖烈回到住所,趙楊仙的養母跟妹妹來見金聖烈,拜託金聖烈幫忙救她的丈夫。她見過丈夫藏了一本書,並讓給她筆墨她寫出來。於是金聖烈讓秀香拿給她。趙楊仙的養母寫好了,給金聖烈,表示不知道是不是金聖烈要找的書。金聖烈一開始很不在乎,結果看到上面寫著貞顯世子備忘錄後,金聖烈震驚了。詢問書在哪裡。趙楊仙養母表示,她知道書在哪裡,但是希望金聖烈救出自己的丈夫。金聖烈點頭答應。趙楊仙的養母翻找他們的的行李,但是根本找不到那本書。趙楊仙跟養父被轉移關押時候,趙楊仙看到了盧鶴永。他們被拷打審問,幾人全身是傷,結果判官認定趙楊仙就是淫亂書生。但趙楊仙表示自己不是,只是販賣書籍而已。但是判官覺得他們狡辯。判官要求用烙鐵,這時盧鶴永表示他才是淫亂書生。趙楊仙的養父也求不要對趙楊仙下手。趙楊仙養母找到金聖烈,表示如果沒猜錯知道書在哪裡。原來趙楊仙養父帶著貞顯世子備忘錄跟筆盒外出時,她關門時看到了。於是告訴了金聖烈一個趙楊仙養父常去的廟宇。金聖烈帶著浩振來到了廟宇。金聖烈看到了棺材,看到上面寫的條幅,得知此人就是當年思童世子的親信。趙楊仙跟養父被拷打審問的精疲力盡的癱坐在地上。金聖去到趙楊仙被關地方,人不見了,趙楊仙遺留著一隻鞋在地上。金聖烈去到趙楊仙住所,找到趙楊仙衣物。金聖烈想通過趙楊仙的衣物上留下的氣味,尋找趙楊仙的所在。李允跟顯祖表示,趙楊仙根本不是淫亂書生。另有其人。但是顯祖不同意他的說法。於是李允沒辦法,只能實話實說自己就是淫亂書生。但是顯祖一點都不好奇。李允看出顯祖知道一切還要那樣。顯祖表示,他是為了保護他。李允不懂,怎麼要這樣。難道就是因為害怕白毛鬼才那樣嗎?顯祖覺得李允根本不懂,李允跟他父親一樣,根本就沒能力搬倒白毛鬼,還一直無法自拔這個死循環。自不量力。問李允當初他父親又保護好他嗎?都是他保護的他。有人來匯報給顯祖拷問的情況。金聖烈詢問秀香跟浩振查到趙楊仙的情況否,秀香表示還未。金聖烈擔心貞顯世子備忘錄拿不到。秀香覺得怎麼會,原本趙楊仙就是要幫忙找的,讓趙楊仙幫忙就好。但是金聖烈說他殺了趙楊仙的親生父親。金聖烈很是擔憂。

第9集

潭兒很想救趙楊仙,可是她沒有辦法,也找不到貞顯世子的備忘錄,只能帶著趙楊仙寫的夜行書生的書來找金聖烈,求他再救自己的姐姐一次。 盧昌仙告訴趙楊仙,想要救趙笙,就必須承認自己是淫亂書生,而且堅決不能把李允是淫亂書生的事說出去。 盧昌仙提醒永鶴,假如他在審訊時承認自己是淫亂書生,那他就會揭發李允是淫亂書生,讓永鶴千萬不要出頭。 趙楊仙他們都被抓進了義禁府,要嚴加審問,金聖烈進了義禁府大牢,問清楚趙笙是否十年前見過他。趙笙承認自己看到十年前,金聖烈把徐政道殺死的過程,金聖烈於是大方承認他也是吸血鬼,讓趙笙一定要相信他,交出貞顯世子的備忘錄才能救他們全家。 在義禁府,趙楊仙看到自己認識的大哥,竟然就是世孫李允。為了天下百姓著想,為了要保住百姓們的希望世孫李允,趙楊仙在義禁府承認自己就是淫亂書生,承認是自己謀劃了這一切,不想再過有一頓沒一頓的生活。 為了保住趙楊仙,趙笙承認他才是淫亂書生,並且說出自己是思侗世子書僮的事實,君上於是下令明日對他們進行絞刑。 崔折中告訴白毛鬼,君上要用假的淫亂書生騙他,白毛鬼於是要親自去確認淫亂書生的身份。 金聖烈為了保護趙楊仙,在她的周圍灑了很多山楂粉,白毛鬼沒有聞到她的香味起了疑心,這才發現了山楂粉,所以他相信趙楊仙的身邊有金聖烈的存在,要等著看好戲上演。崔必成被帶到了地下宮殿,君上明白,李允是淫亂書生的事他一定會揭發給白毛鬼知道。李允知道白毛鬼發現了他的身份,他一心想以死保住其他人,但君上不同意李允這麼做,因為他已經為了對抗白毛鬼準備了很多年,不能讓李允就這樣輕易的死去,他是百姓們的希望。 金聖烈很擔心趙楊仙,趙笙都看在眼裡,而十年前也正是金聖烈救了趙楊仙一命,所以他選擇相信金聖烈。 趙笙答應盧昌仙,承認自己就是淫亂書生,然後吃下半天后發作的毒藥,只求放走趙楊仙。 君上帶李允去見白毛鬼,李允也當場否認自己就是淫亂書生,白毛鬼於是見了趙笙。趙笙沒有向白毛鬼求饒,而是將一腔憤怒髮洩出來,氣得白毛鬼當場就要吸了他的血。 金聖烈知道趙笙和趙楊仙進了宮,他只能將淑嬪娘娘的屍體喚醒,把白毛鬼引出地下宮殿,趁機救走趙笙和趙楊仙。 白毛鬼剛一離開,趙笙吃下的毒藥就發作,然後吐血身亡了,其他有關淫亂書生的同黨也全部死在了獄中。金聖烈及時出現救下了趙楊仙,趙楊仙知道自己的父親死了,在那裡痛哭了起來。

第10集 

趙笙臨死前告訴白毛鬼,他將貞顯備忘錄交給了別人,這令白毛鬼很不安,所以他命慧玲去緊盯著趙楊仙。 趙楊仙被送去做官奴婢,金聖烈在佛堂裡找到了貞顯世子的備忘錄,可是備忘錄上除了對金聖烈說的話,記載的是一些人名,金聖烈也不明白殺死白毛鬼的方法是什麼,只能從一百二十年前的戶籍開始查起。 為了能消滅白毛鬼,拯救天下的百姓,李允逼於無奈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那些跟隨他的親信被處死流放,還親自罷免了永鶴的職位,表現出與老論一派同一立場,但永鶴相信李允,他告訴李允,自己會一直等著李允。 金聖烈買通了兵判大人,讓浩振帶著文書去把趙楊仙救出來,而此時趙楊仙卻虛弱得很,浩振非常焦急地把趙楊仙送了回去。為了救趙楊仙,金聖烈用自己的血灑滿了趙楊仙的傷口,秀香看著既心疼又妒嫉。 金聖烈讓浩振安排,等趙楊仙醒來,就把他們一家送到耽羅去。浩振明白,金聖烈心里特別在乎趙楊仙,一直提醒金聖烈,想讓他留下趙楊仙。趙楊仙的母親想最後一次祭拜趙笙之後離開,沒想到卻意外得知,趙楊仙不是趙笙的女兒,而是謀逆之臣徐政道的女兒,所以她將趙笙的死遷怒於趙楊仙,不再認她這個女兒,不讓她一起去耽羅。 金聖烈在貞顯世子的備忘錄裡,發現李允和他自己是消滅白毛鬼的秘策之一,所以他帶著貞顯世子備忘錄去找李允,想知道他還有沒有殺死白毛鬼的意志。 金聖烈把自己的身份告訴李允,讓李允想清楚之後到華陽閣找他。慧玲無意間知道,崔折中想要廢掉李允,這讓一心想成為王的女人的慧玲擔心,於是她去詢問白毛鬼。 慧玲將自己的野心告訴白毛鬼,令白毛鬼想起他曾經愛過的一個女人,同樣非常有野心,可惜因為那個女人生下了他的孩子,所以他選擇殺了心愛的女人。父親趙笙死了,母親又不要自己,趙楊仙感到非常的難過,她想從懸崖上跳下去了結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nningman 的頭像
runningman

RunningMan(런닝맨)情報站

running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